六月十八日夜大暑

宋·司马光

老柳蜩螗噪,荒庭熠燿流。<br> 人情正苦暑,物怎已惊秋。<br> 月下濯寒水,风前梳白头。<br> 如何夜半客,束带谒公侯。<br>

详解:不是每个人的大暑都如同白居易过的那样自在无边,司马光就与之相反,颇有愁绪。听着夏虫的鸣叫,看着萤火虫在荒芜的庭院飞舞,明明正是苦夏,却一下子到了凉秋的时节,诗人感受到时光的流逝与年化的老去,不禁为之感慨,寒水丶白头丶夜半丶谒公侯。无一不体现诗人对时光易逝的无奈,珍惜当下,珍惜年化。时光太厚,指缝太宽,不要让他在你不知不觉中,悄然流逝。